东非的干旱促使人们呼吁解决人道主义紧急情况

作者:澹台谕跪

<p>援助机构已经发起了数百万英镑的呼吁,以应对东非日益严重的人道主义紧急情况,那里严重干旱和高粮价导致1000万人需要援助</p><p> 12个月连续两次失败的雨季导致了自1951年以来肯尼亚,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吉布提和乌干达等一些牧区的最干旱季节</p><p>饥饿程度急剧上升,严重营养不良率上升至紧急阈值的五倍</p><p>干旱也使牲畜大量减产,而谷物价格则飙升</p><p>乐施会于周一向非洲发起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呼吁,寻求5000万英镑帮助300万人</p><p>基督教援助组织也发起了上诉,而拯救儿童组织将于周二开始上诉</p><p>英国政府周日宣布,在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主任乔塞特•希兰(Josette Sheeran)发出警告后,它向埃塞俄比亚提供了3800万英镑的紧急粮食援助,“绝望的饥饿”笼罩在非洲之角,“威胁着数百万人的生命” </p><p>正如世界粮食计划署所称,最近的“匍匐灾难”有可能掩盖该地区最近因降雨失败以及地方政府规划不善以及索马里冲突导致的其他粮食紧急情况</p><p> “这有着严重干旱的所有因素,”CARE在肯尼亚的主任Stephen Gwynne-Vaughan说</p><p>根据联合国人道主义机构OCHA的数据,去年年底的短暂降雨是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而四月和五月的长时间降雨起步较晚,不到一些地方正常量的三分之一</p><p>据乐施会称,对于抵达邻国埃塞俄比亚的索马里难民来说,严重营养不良的比例高达23%</p><p> 4%的发病率通常构成紧急情况</p><p>内罗毕乐施会发言人Alun McDonald表示,这些数字是该机构自90年代初以来最糟糕的数字</p><p>据称,在过去几个月中,至少有500人在索马里死于与营养有关的疾病</p><p> “我们尚未处于大量人口即将死亡的阶段</p><p>但未来几个月的情况会更糟,因为接下来的降雨将在10月份到期</p><p>”每天有多达1,000名索马里人从肯尼亚边境流向世界上最大的难民定居点Dadaab,拥有367,000名居民</p><p> Gwynne-Vaughan说:“成千上万的索马里人走了几个星期才到达营地,他们中的许多人急剧营养不良,脱水,只有背上的衣服</p><p>”约有250万人需要在索马里提供粮食援助,但访问非常困难,特别是在南部,伊斯兰叛乱使得援助团体难以操作,而且在某些方面也是不可能的</p><p>在西方,在埃塞俄比亚,有32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p><p>据乐施会称,那里的牧民社区有80%的牲畜死亡,收入损失使得人们购买食物变得极为困难</p><p>在乌干达,60万人需要援助,吉布提需要120,000人</p><p>但最需要帮助的人数为350万,位于肯尼亚干旱的北部地区,政府的边缘化加剧了日益频繁干旱的影响</p><p>在图尔卡纳,营养不良率是紧急情况的两倍多</p><p>肯尼亚的谷物价格近年来飙升,部分原因是全球商品价格上涨</p><p>但主粮玉米的短缺也被归咎于政府的不良规划,政府声称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出警报时粮食过剩,然后在5月30日突然宣布国家灾难</p><p>还有指控政治上相关的中间商已将用于国内消费的玉米卖给了邻国</p><p>根据人道协调厅的数据,在肯尼亚偏远北部的曼德拉,玉米的价格在一年内上涨了57%</p><p>在埃塞俄比亚的吉吉加,玉米的成本增加了一倍,而在索马里的拜多阿,高粱现在的成本是2010年5月的三倍,超出了最贫困家庭的范围</p><p> “食品价格居高不下,降雨量不断变化,人口不断增加,自然资源日益减少,这已经形成了完美的风暴,....